You are here: Home > 時政牢騷 > 我的毛概論文

我的毛概論文

由於是作業,所以用簡體。另外,放在“時政牢騷”裏面似乎比“學海無涯”更恰當~~~

 

再论人民民主专政

读了《论人民民主专政》,发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强辩的能力实在厉害。每一句都似乎顺理成章,但是总体来说又似乎蛮不讲理。

坦率地说,我对共产党是有持有保留意见的,也许还有一定程度的成见,这次写读后感也算是抱着鸡蛋里面挑骨头的心态的,毕竟我还是很不满共产党从苏联以来一贯近乎独裁的做法,虽然,我还是知道有时候必要的独裁还是需要的,这个涉及到效率与公平的问题。我只是认为目前的做法还是太过了一些。

在《论人民民主专政》里面,毛主席他老人家赤裸裸地提到了就是要独裁,就是要专政,这个在当今社会是很少见的,再独裁再专政的政府都要标榜民主,赤裸裸的真理是让人敬畏的,也是让人受不了的,例如我想骂政府独裁的时候,政府就可以说我们早在49年的时候就公开宣布我们要独裁要专政了,你不满意就等着被专政吧。虽然在《论人民民主专政》里面,毛主席老人家费尽苦心,硬将独裁专政的对象限定为“国内外反动派即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们”,而对“人民内部”,则是所谓民主的。但是到现在,我觉得我只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中国公民”,而不是政治意义上的“中国人民”。在言论和思想上,我发现我被专政了。例如,在网络上发表一些言论(非分裂祖国非宣传法轮功),会受到警告并且删帖;在Google搜索一些东西,会突然有好几分钟完全不能上Google;在聊天室里面,含有特定中国领导人名字的内容会发不出去;去年3月16号文件发布以后,为了“占领网络阵地”,各高校BBS之内校内访问,于是我不能上水木清华BBS,也不能在家上我们交大的红果园BBS;看一些境外电视(如香港TVB、凤凰卫视等),说到某些事件时,会突然变成公益广告……

还有一个问题,《论人民民主专政》是一个政治上文件,但是按其实践的时候,就必须从法律的角度来实施。如何从法律的角度来定义“国内外反动派即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们”以及“人民”的区别,应该是无数所谓的法学家绞尽脑汁的问题。所以现在法律上一个明确的概念就只有“公民”。而在中国目前的不健全的法制体制下面,界定两者的区别就极为儿戏,某领导动动嘴,就从“人民内部矛盾”变成“敌我矛盾”,而结果不言而喻。

我们说西方的民主是假民主,这点我举双手赞成。但是,似乎我们的民主比西方的民主更假,不说全国人大代表,也不说省人大代表,就连市人大代表、区人大代表,我都不认识。我不知道他代表我什么,也不知到他能代表我什么。西方至少还有真正意义上的两党或者多党,我们呢?似乎有8个民主党派,可惜共产党强迫他们必须在党章上写明“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不明白一个党派为什么一定要接受另外一个党派的领导,无论是行政上的还是政治上的。两个党派之间的政见当然要不一样,否则还需要有两个党派么?合并算了。

最后还要说一下《论人民民主专政》里面最后一段,“我们必须克服困难,我们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不管什么人)学经济工作。”如果真的这样子就好了,问题是,一直到改革开放才这样做了,而且还不太彻底……

One Response to “我的毛概論文”

  1. 说道:

    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