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WordPress主題

screenshot

嗯。就這樣。總算做好了。歸檔頁面還沒有做好。關於頁面也很簡陋,先這樣吧。

大大地參照了http://startwmlife.com/,可惜得其形而失其意。偉哥說幾乎從網上下任何一個主題都比我的漂亮……

終于升息了。。。。

嗯……我一年前就覺得要升了……不過每次都只是上調準備金率……這次終于升了……

前幾天上調準備金率的時候很多人還說加息的概率又低了……周小川還說年内不加息呢…………

網易雄文!

可惜原文已刪……不過人家本人的Blog的原文還在……

http://blog.ifeng.com/article/8029712.html

中国如何应对全世界的“反华势力”?

作者:颜昌海

当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国内人均收入却排名世界一百多位。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却与49个国家签署了免债议定书,免除到期债务374笔,并将继续免除13个国家对华到期无息贷款债务。官方还透露,2010年中国累计向120多个国家提供了经济技术援助,并向30多个国际和区域组织提供了捐款。而2008年,中国免除46个国家400多亿债务;2009年,中国免除32个国家150笔债务……

甘肃舟曲遭灾时,中央电视台在同一天新闻联播中播出了两则捐款新闻,一则是“为支持俄罗斯抗灾,我国将捐赠1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2,000万人民币的物资”,另一则是“甘肃舟曲缺乏饮用水和速食面,政府号召大家积极捐款”。相比之下,世界最富的美国对俄罗斯火灾捐款才5万美元,但对中国大陆持续多发的水灾捐了20万美元;美国对中俄的捐款总额,不到中国捐给俄罗斯的四分之一。对当权者一面在国内动员民众捐款、甚至强迫公务员捐款,一面动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在国际上摆阔显富的行为,国内民众反响非常强烈,被斥为“国际主义精神病”。

但这种“国际主义精神病”由来已久,从毛泽东时代就蔚然成风了。在文革之前,一个中小学生一学年的书费、学杂费只有3元,最发达的地区也不超过4元,另外每人每年补贴6元午餐伙食费;读完初中共计9年,每人合计需要90元。每年6元午餐伙食费补贴,折合每天3分钱,当时两分钱可购买粗粮3两,一分钱可买时蔬0.5斤,足够中午饱餐一顿;但这在大多数贫困地区,6元已相当于农民大半年的人均收入。然而,中国当时每年援助援助阿尔巴尼亚的金钱,却达到90亿人民币!正好可以资助一亿农村儿童读完初中。可是根据中国政府1980年的报告说,文革前中国大陆有一亿学生因为没钱而失学。

不过援助阿尔巴尼亚的金钱还是小巫见大巫。那时候,中国援助越南200亿人民币,援助朝鲜200亿人民币,援助非洲国家100多亿人民币。如果按照中国当时的人均最低生活费4元计算,这些钱可以让全中国百姓白吃白喝不干活,就能养活一年。

为此,毛泽东换来了亚非拉一些领导人的肉麻赞颂;什么“毛泽东是世界性的领导人,是鼓舞世界各地热爱自由和人类尊严的革命者”、“毛泽东是第三世界的榜样”,“永远是各国人民的抵抗和斗争的象征”等等阿谀之声不绝于耳;毛泽东也真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大救星”。为了马屁,就肆意挥撒中国百姓的血汗,将中国经济推向崩溃边缘,民不聊生。

如今,这种“精神病”有增无减。今年两会中,中央政府指出: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1千6百亿元,目前中国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今年西南五省大旱,6000万人受灾,损失200多亿,中央拨付旱灾救灾资金1.6亿元。为了赢得金正日的高兴,中国承诺援助朝鲜700亿;2009年,中国累计对朝鲜援助达8千亿元。

对朝鲜就援助8千亿,却没有1,600亿解决全国百姓的免费医疗。看看满街的下岗工人,看看贫苦的失学儿童,大陆当权者就是这样奴役国人,笼络“友邦”!

然而,这种用金钱维系的“友邦”,没有一个不和中国大陆翻脸。

最早翻脸的是苏联。大陆执政党在建政前,跟在前苏联的后面亦步亦趋的战战兢兢;建政后更是把苏联尊为“老大哥”,自己以小弟自居,但赫鲁晓夫上台后,中苏之间的友好关系出现了破裂,后来更是因为一场著名的珍宝岛战役,彻底翻脸。第二个翻脸的“友邦”,是越南。相比于把苏联称老大哥自称小弟的做法,越南开始是对中国称大哥,大陆则称越南为“同志加兄弟”。大陆把越南比作“同志加兄弟”的时候,越南还处在南北分裂的状态,类似现在的南北韩;北越想要统一南越,最后引入了美国的干涉,大陆出兵越南虽然不如出兵朝鲜那么高调坚决,但私底下的支援却也“很无私”。北越当时的领导人胡志明在中国受到了极高的评价,被称为“胡伯伯”。但随着北越统一了南越,“同志加兄弟”露出了青面獠牙,对中国反噬一口,1979年的时候,中国还被迫进行了“自卫反击战”,大国被迫对小国进行“自卫反击”,成为一个国际先例。第三个翻脸的“友邦”是最著名的日本。中日友好是依托于中美友好的次生友好,如果不是和美国改善关系于前,中日之间无所谓关系的正常化。但中日之间一经友好,很快就超过了中美友好,成为了新一个的中国超级友好国家。以“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新兄弟”出现的日本,给大陆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安慰;“一衣带水”成为日本友邦的专用名词。但是进入2000年之后,“一衣带水”的“水”出现了污染,先是中日两国在教科书问题上互相攻击,接着在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上再起波澜,最终导致了钓鱼岛问题的针锋相对。虽然双方还没有兵戎相见,但双方却都在咬牙切齿。

如今的中国大陆“友邦”,似乎只有用“鲜血凝固”起来的情谊而“弥足珍贵”的朝鲜了。不过,这“弥足珍贵”的友邦,却象一个市井泼皮,除了给中国惹祸,就是对中国耍赖。

有人说中国大陆的当权者真傻,用钱买气受。其实,统治者从来都不傻。无论是毛时代中国外援高达国家财政总支出的,名列世界榜首,还是最近中国在朝鲜、非洲大搞无偿贷款、巨额投资等,当局之所以这样处心积虑的做,都是为了在国际社会争得一席之地,以巩固其统治,以牺牲本国民众利益为代价,为其在联合国舞台上争取一点点话语权。中国权贵阶层需要在国际上豢养一帮小喽啰,为其生存危机壮胆吆喝;因此,官方的外援有着内在需求的必然性。

目前,大陆当权者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援助津巴布韦、苏丹、朝鲜等邪恶国家,正如世界银行所谴责的那样,中国的援助抵消了国际社会“以经贸促政改、以经援换人权”的努力。当权者以“不干涉内政”为藉口,在政治上充当这些腐败政权的代言人和所谓协调者,并以此为筹码,与民主社会讨价还价。

尽管这种金钱外交有些效果,比如联合国至今还没能通过任何谴责中国大陆人权状态的议案,但中国大陆纠集独裁国家组成灰色阵营,与文明世界分庭抗礼的做法,已经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效果也很快就显现了。2010年上半年,中国 GDP同比增长,应该是全球最高的;不过,同期中国大陆的“敌人”增长得更快,有人在谈论对中国的“C型”包围圈,还有人在谈论亚洲版的北约,美国乔治· 华盛顿号航母,像坏孩子弹弓上弹出的石子,今天弹到南海,明天弹到黄海,后天还会弹到东海,激起周围国家千重浪……。

中国历史上对外关系的三种模式:天朝时期的“朝贡模式”,毛时代的“革命模式”,和邓小平时代开创至现在集大成的“互惠模式”。按照前两个模式,中国少不了敌人,凡是“拒绝朝贡或拒绝认同中国革命的国家”都“可能是潜在的敌人”。互惠模式就不同,“它既是平等的,也是普适的”:说它是平等的,因为它的基础是全球化时代的平等自由贸易,不是殖民主义时代的殖民与被殖民的不平等关系;说它是普适的,因为它不具有任何政治与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排他性,也不预设任何非经济的先决条件。这种现实主义模式把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看成是高能加速器,发生外交关系的国家就像两束高速相遇的粒子,通过“热烈拥抱”而增加双方的能量。正是因为这种模式的巨大吸引力,中国才能史无前例地一次同时拥抱这样多的非洲国家。当然也热烈拥抱了其它几乎所有国家,包括美国和俄国。

可是,现在某些国家突然在中国的怀抱里动起了刀子。为什么?因为国家和个人一样,决定其决策的有两个基本模式,一是“后果模式”,第二种是“身份模式”。“后果模式”,类似经济人模式,就是利益最大化模式,当人们按后果模式做决定前,要掂量可供选择的各种方法和途径,评估它们的价值,然后选择能带来最大利益的方法。“身份模式”则不同,为了确认自己的身份,不计后果。210年 3月以后至今,中国大陆为了袒护“血盟兄弟”朝鲜,将自己逼离了“后果模式”,进入“身份模式”轨道。在此事件上,中国大陆的作为,已经不考虑国家利益,而考虑的是国家身份。30年来国家身份的战略模糊,被朝鲜牌的显影液显影了。中国大陆在这次事件中,彰显了自己的身份,让人进一步看清了真面目,所以周边国家突然在中国的怀抱里动起了刀子。

所以,世界上的“反华势力”突然多了,几乎到处都是。

对此,其实大陆高层和中国社会底层都看得非常清楚了。然而时至今日,仍然有部份中国人似乎出自“本能”,拒绝接受这个社会现实,充当睁眼瞎。近一个月来,中日钓鱼岛事件沸沸扬扬,国际社会没有一个国家表示支持中国。凤凰名博杨恒均先生说,“如果就事论事,这次钓鱼岛事件主要责任在日本,有争议的岛屿,已然被你霸占,却还要进一步宣示‘主权’,逮捕我船长,实在欺人太甚。可是,这样一起是非分明的国际事件,当中国需要国际上‘人心’支持的时候,你看到200多个国家,几十亿人,有几个站出来为中国说过一句话?这种情况,中国学者,以及中国当局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是很罕见的现象。想一想,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奥运会插遍各大洲的五星红旗在哪里?中国崛起的豪言壮语换来了什么?成吨成顿的人民币堆砌起来大外宣,得到了这样的回报?”

他说,十几年前,当和我同龄的那几个人还没有拼凑出《中国可以说“不”》的时候,我就在共和国最前沿的阵地上对西方列强说“不”。这些年下来猛然发现,原来我们除了对普世价值,对先进的价值理念与政治制度坚持“绝不”之外,我们的一切都西化了:你还能找到一块不是按照西方发展模式建设起来的中国土地?连电视里吸引了亿万中国青年人的电视节目,几乎都是从西方五六年前的老节目改头换面全盘引进的……。世界已经变成地球村,这一切引进本来无可厚非,可恰恰是我们对支配与指引这些物质的价值观与政治制度说了“绝不”,结果让这些东西在中国都一个一个地走样了,弄得面目全非,我们认不出,世界也认不出——这个时候,还有极少数愚弄人的掌权者在那里有气无力地主张说“不”,但谁都听得懂,他们只是不想放弃手里的绝对权力……。

如今,“海外反华势力”这个概念,虽已深深的印在了中国人的心中,但是 “海外反华势力”到底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反华”?却没有几个中国人能够说清楚。它就象一段梦魇,被既得利益集团制造出来,几十年来牢牢的植入中国人的头脑中,让人恐惧,让人仇恨,但是又没有人真正的知道为什么要恐惧,为什么要仇恨。而教科书和报刊资料中,也从来没有、也不可能给它一个完整的、清楚的解释。其实,所谓“反华势力”的概念,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中从来没有过,而是既得利益集团当权之后刻意制造出来的,并故意混淆概念,把全世界对“共产主义”这个幽灵的反对,故意说成是对中国的反对,挑动民族情绪。

为了让中国人盲目维护既得利益集团,而不倾向于自由社会,既得利益集团就制造一个“反华势力”的名词,然后几十年来不断的通过歪理和谎言强化这个概念。其目的就是欺骗人民,在人们心目中制造一种中华民族和国际社会的对立,让中国人从内心自觉的不接受其它国家的自由理念,不接受西方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不认同全世界对既得利益集团暴政的谴责,从而使政权得以苟延残喘。

然而,当中国大陆民生凋敝、人权不保,“海外反华势力”的猖獗,就再也得不到老百姓的一致抵抗。正如大陆高调“保钓”中有老百姓悲愤地说:“现在我们是生活无着落,土地都被他们抢夺光了,可以说是没有立锥之地了,作为一个公民,你没有家了,哪来的国?我们这些被压迫的、被奴役的农民,我们的国家在哪里呢?!”美国军舰在南海军演的时候,网上居然出现大量“何时到中南海军演” 的呼声。

事实说明,成吨成顿的人民币堆砌起来“友谊”,在世界潮流面前不堪一击;中国大陆在国际上面临一个空前的说“不”时代,不是中国对世界说“不”,而是世界对中国说“不”。而互联网的发达,使得国内民众不断觉醒,再多的“五毛” 也无法改变这个现实。现在执政党和政府如不再加速推进以民主、人权为核心的政治体制改革,恐怕真会应验温家宝的话,“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手上有糧,心中不慌

今天把我所有Blog的正文和評論都下載下來備份好了。

下一個階段的目標就是選虛擬主機商了,同時也好好弄弄虛擬機上的Wordpress……

前幾天發現我的Wordpress歸檔的時候所有的文章會亂掉,因爲文章内的HTML格式全部丟了……上網搜了好久也沒有搜到結果,一怒之下打開Wordpress源代碼來看,對於我這個不懂PHP的人來説還真是痛苦啊……不過最終發現出問題的代碼是屬於它自帶的那個主題的……好吧。我對此表示無語……我看看是直接修改代碼好呢還是換個主題比較好……

Ubuntu果然很適合初學者

準備11月買個VPS,所以現在先練習一下。

昨晚裝了個虛擬機,找偉哥要了個Ubuntu 10(沒有辦法,忘記從公司拷個linux來了,我們手上就只有這個,後來才發現這是個多英明的決定)裝上了。

今天在Ubuntu上架了個Wordpress,發現Ubuntu的apt很管用啊……不然,裝apache2、php、mysql就夠我頭痛一陣子了……而且,真要用才發現,我的那點linux知識,跟沒有一樣……

接下來就是要研究wordpress的導入導出格式了……

熱烈祝賀敏感詞獲得炸藥獎~

這是首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獲得諾貝爾獎啊!熱烈祝賀!

雖然他獲獎之後,各大門戶網站馬上撤下了諾貝爾獎專題……

不過,至少,以後媒體在每年10月也不能說只有華裔而沒有中國人獲得諾貝爾獎了……

我已經能想象某些人開始佈置批判諾貝爾和平獎的工作了,例如已經淪爲政治工具等等。反正諾貝爾和平獎的確爭議比別的諾貝爾獎要大一些,例如去年給了奧巴馬,那時候奧巴馬啥事都沒有干呢。雖然我也覺得奧巴馬的上臺本來就已經夠資格獲得和平獎了,不過這個獎應該給全體美國公民,而不是奧巴馬自己……

到廈門了……

到了。嗯。

硬座去的福州,雖然只有2節硬座,其他全是臥鋪,但是都沒有補上臥鋪票,只好坐了。不過和周圍幾個人聊得挺happy的。到了早上4點鷹潭站下了一批人,然後才補了臥鋪票,睡到10點多,11點正點到福州。下午和MM的一個同學去的三坊七巷古民居,看了好些人的故居,果然很有客家特色,不過雖然是古民居,除了那幾個故居,都沒有逃脫拆遷的命運,然後在原址修建仿古建築……都無語了……

然後吃了各種小吃,晚飯都不用吃了……到了下午6點,就坐上了去廈門的動車,於是,現在就住廈門的旅館裏。。。。。

十一去廈門

嗯。策劃了半個月了。8月末9月初制定初步行程,分配時間。9月2日就把旅館都定好了,3天住廈門,1天住鼓浪嶼。

9月11號8點半跑去北京北站排隊,結果只買到Z59到福州的硬座……鬱悶……估計如果跑去售票點會好很多……失策……9月13號買了從福州到廈門的動車。9月16日吸取教訓,早上7點就跑到售票點準備買回程票,結果到了9點放票的時候還沒有票……鬱悶地去公司上班……後來問了厲害女人(MM的大學同學,在福州上班)才知道,是11點放票。於是10點45跑到公司樓下50米外的一個售票點等著,順利買到Z60的回程票。然後,17號下班的時候,又去買了廈門到福州的火車票……

嗯。交通和住宿兩大問題都解決了。這次赴廈門的計劃也算是板上釘釘了,開始制定細則……

《偉大的書》

前些日子在看哈佛核心課程《公平與正義》的視頻……講到康德的時候,我發現我對他的理論全部忘記得乾乾淨淨了,只記得高中的時候借了夏老的那本《偉大的書》裏面講到康德的時候,關於他的一個作爲開場白的笑話……

於是,我就有了把《偉大的書》再看一遍的念頭……可惜的是,國内雖然有兩個出版社都出版過這本《偉大的書》,不過,他們明顯沒有打算再版,甚至再次印刷的打算好像也沒有……當當和亞馬遜都沒有……於是,我上了豆瓣,發現有人要賣二手書……北京一共只有兩、三個。我都發了豆郵。第二天其中一個人就回復我了,互相交換了活動地點后發現其實還挺近的,於是我給他留了個電話,他表示下星期聯係我……

不過,倆個星期過去了,其間我發了幾次豆郵給他也沒有回我,我看了看他的Blog,嗯,應該是個牛人,也算是業界人士阿。前幾天我忍不住在他Blog裏面留言提醒他看豆郵,第二天他就發短信過來說最近比較忙忘了這事了,爲表示歉意這本書就送我了云云……於是今天這本書就正式到我手上了。和夏老那本不是同一個出版社的。

看了看目錄,發現好多内容我都忘記得差不多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馬基雅維利(我手上這本《偉大的書》譯作馬基雅弗利),爲此後來我還專門找了《君主論》來看。不得不說,馬基雅維利說的的確是赤裸裸的真理,赤裸得讓人受不了。還有相對主義,到現在,我的思維方式還是有相對主義的淵源在裏頭……

嗯。就這樣。

(转)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

作者:杨恒均

 

嗯。我挺喜歡他寫的東西的。而且和前段時間瘋傳的《南方周末》各种版本亦真亦假的那篇《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的角度不一樣,個人更喜歡這篇。那篇我感覺很一般。

 

=====================================================================

在9月4日上午与下午,分别与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同学聚会聊天,在集中回答同学们的问题后,我谈到了昨天参观世博会的一些亲身经历,下面内容根据两次谈话时我有关世博的发言整理而成。

我为什么要自己买票进世博园?

去世博之前,有两个印象。一个是我认识的朋友们,谈到世博会,大部分人告诉我:还没有去,也不会去。另外一个印象是这几天从上海出租车司机那里得到的评价:世博啊,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

可就是这句话,让我非得进去一次不可,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不去会后悔,而去了会更加后悔。我是昨天(9月4日)中午去的,他们说这时人少一些。和我一起的还有上海两位年轻人,从事媒体的小王和他的女朋友。他们带了照相机,要给我照相,其实是想利用这个时间和我呆在一起,小王想写一些吸引人的深度报告,说是要从我博客写作中吸取营养。

他们两位有免费票,也给我带了一张,我坚持要买自己的那一张,他们一开始以为我客气,我说这不是客气,是原则,他们有些不理解。我告诉他们,到上海后,至少有六位朋友要送我免费票,我都婉拒了。今天如果不是自己花160元买这张票,我不会进世博园的。

看他们的表情,我能猜出来,他们一定以为我是怪老头,不可理喻。买了票之后,我们一起来到入口处。安检只开了两个入口,站定排队时,我问,现在几点几分?他们告诉我是一点十五分,我说,好啊,记住这个时间……

昨天入园的人不多,而且我们是下午一点才到,但我们三个人的手表都显示:整整32分钟后,我们才经过了安全检查。我对这两位说,你们没有抱怨,这几百游客也没有抱怨,这是何等高的素质?但我告诉你,全世界可能没有第二个地方,花费160元的门票来参观,仅仅在门口等待安检,就花掉了32分钟!这是我的时间,也是我的钱!

他们看着我,不知道是理解了,还是更加不理解了,表情是似懂非懂的。我其实很想告诉他们,如果我手中的那张票是免费的,或者人家发的大礼包,我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会写进博文里,因为,我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感受。

我问世博园的工作人员:哪里可以租到轮椅与老人?

这两位年轻人此后再也没有说要找朋友带我走绿色通道的事,我之前已经明确告诉他们,如果我要走绿色通道,我至少可以找到十位上海朋友带我,不用排队,参观那些需要排队的场馆。那两位年轻人听到这里,很有点钦佩我的样子。当然,钦佩的眼神后面也仍然难掩一丝狐疑。

而这狐疑很快代替了钦佩。因为从“石油馆”开始,凡是我们计划要进去的场馆,几乎都需要排队三个甚至四、五个小时以上,这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在那种气温下站一会儿,浑身就汗湿了。更有甚者,当我们到了中国馆的时候,才知道这里需要“预约票”,而“预约票”早在早上9点多种就发完了……

我们三人只好在中国馆对面的石阶上坐下,一是累了,二是坐下来可以商量一下怎么办。我能够感觉到,小王的女朋友对我开始不以为然了,我想,她很可能认为我自作自受,要体验生活,体验世博,结果弄得自己狼狈不堪,现在要坐在路边眼巴巴看着别人排队进馆。按照目前的境况,我们连一个大馆也参观不了。

我一边不停地擦汗,一边对小王解释道,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吧,反正我来这里并不是要参观那些国家馆什么的,那些国家我几乎都去过,还用去宣传它们的展览馆?里面听说也就是放放录像什么的,不看也罢。不如我们在这里好好观察一下。

这里值得写作者观察的事确实很多,例如,眼前一个红绿灯前经过的人群中,轮椅特别多。我并不觉得轮椅上的老人都是化妆的,不方便人士都是假装的,我认为他们都是真的,有些甚至一眼看上去就是失去了知觉的严重的残疾人。我说,直觉告诉我:世博园里的轮椅比例比全国任何一个场合的都高出十倍以上,难道传说中出租轮椅与老人真有其事?

小王马上说,哎,中国人真丢人,这素质,让世博蒙羞……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开口了,我是对经过身边的一位世博工作人员说的:请问,这里什么地方可以租轮椅和老人?或者,你们有没有需要照顾的老人,我可以充当自愿者,推他们到各处参观……

我的年纪与打扮,以及我严肃的表情,让那位世博工作人员不知所措,和我并不熟的小王脸上也有难堪的表情。事后,他小声对我抱怨道,这也就是你,要是别人这样调侃他们,他们早反唇相讥,甚至大打出手了。

我立即说,你以为我在调侃他们吗?小王有些吃惊,但很显然,他认为此时此刻,我还在和他开玩笑。

我说,你说实话,你们上海的记者有几个人真正排队三个小时去参观过那些大馆?我们刚才经过了石油馆、韩国馆、日本馆、沙特馆等,我让你们都给我拍照了,你们不是没有注意那些排队的都是什么人吧,你看到有几个精英模样的中国人在排队?几个外国人或者看上去“有身份”的人在接近40度的高温下等待三个多小时?而那些排队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不但花费了160元的门票,还有差旅费,他们到这里来体验的就是一个字:等。

我接着说,在进来之前,我认为租一个轮椅和老人走绿色通道是不道德的,是中国人素质低下的表现,是给世博蒙羞,但现在,我认为是世博会让这些进来推轮椅的中国人蒙羞!世界上还有几个地方的人被忽悠进来后,需要等待如此之久才能看上一个空空如也的场馆?而且他们是以国家的名义来忽悠个人!

我又补充道:你希望高素质的人如何做?西方人素质高吗?你去他们排队最长的迪斯尼乐园了解一下,如果几个主要的游戏机前排队都超过三小时,你看他们不闹起来?听说,在世博排队最长的德国场馆门前,“素质低下”的中国民众终于忍不住高喊“纳粹、纳粹”,弄得德国馆不得不加强保安。你在评价这些低素质的民众之前,去德国馆前的高温走道里排上三个小时吧,我保准你想到了纳粹集中营里的毒气室……

小王的女朋友听得目瞪口呆,媒体人小王则满脸通红,一副不赞成我,要对我进行激烈回击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的样子——

我给一位“票贩子”洗脑后,他决定带我们游园

小王还没有机会表达反对意见,我们就遇到了新情况。一位“票贩子”问我们要不要买“预约票”,中国馆的此段时间的预约票比较便宜:150元一张。这也就是早上在门口免费派发的那种票,有了这种票,你才能在中国馆排三个小时的队入场欣赏凝聚了中国人智慧的“清明上河图”。这已经是第三个票贩子来向我们兜售。我其实早就猜到这种情况会发生,也是我故意坐在这里“守株待兔”的原因。记住,中国人的智慧告诉我,凡是有不方便、不公平的事,一定有“违法乱纪”的人来帮你搞定,你准备好钱就行了。

前面两个票贩子过来兜售时,我都不理睬他们,这一个问时,我招手让他坐在我旁边,好像要开始谈价钱的样子,其实,我发现他是我要找的人,眼前这一位很年轻。接下来的事,在小王他们两人眼里看来,就是奇迹发生了。因为在我和那个年轻的“票贩子”谈了20分钟后,那小伙子站起来,说他要带我们到处走走。

接下来的四个半小时里,这位“票贩子”带着我们三位(中途小王离开了一会)走过世博园,推荐了几个有意思的小场馆给我们看(确实不错),而且在两个主要的场馆前,打电话给里面的工作人员,让我们不用排队,从旁边进入两个场馆参观,整个过程中,那位“票贩子”一直和我聊天,小王和他的女朋友跟在后面,有时紧锁眉头,有时疑惑不已,不知道我为什么从拒绝找关系走绿色通道,却又跟着一个“票贩子”走比绿色通道还要快捷的后门……

下午七点多种的时候,那位“票贩子”说还有事,要离开一会,他说,如果等一会有时间,他会去收集一些免费派发的音乐磁碟送给我,例如沙特馆送的那张,很多人喜欢。他走的时候,和我们握手,我和他互相留下了电话。小王的照相机里也留下了他和我一起的好多张合影(这些也给同学们看了,但不要漏出去)。他还掏出了几张澳门馆的预约票送给我……

他的背影消失在世博中轴线时,小王才回过神来,问道,你给了他多少钱?

我说,给钱?你看到我给他钱了吗?他倒是送了我们“预约票”,还帮我们开后门进了需要排队的场馆,还一路给我们介绍各个场馆的情况,例如他说非洲馆的很多“非洲手工艺品”其实是从上海豫园与城隍庙那里批发过来的……

我不明白,小王打断我,这事显然超过了他当记者的想象力。

我说,这是他的手机,你也有他的照片,我后天就离开上海,你刚才也听到了,他说只要是我的朋友,随时可以找他,他都愿意免费陪同他们游园,开方便之门……你可以随时联系他,在你不披露他的姓名与照片的情况下,你可以报道他对我讲过的那些事,甚至可以去查证,我想,他不会拒绝你的。……我还强调了 一句,他不知道我的名字叫杨恒均,他叫我“杨哥”,他当然更不是我的读者。

小王问,真有些不可思议,你用了什么魔法?你有什么控制年轻人的秘密?他又加了一句:你们20分钟谈了什么?你们后来一直在嘀嘀咕咕,又谈了些什么?

我说,我那20分钟里和他谈的话暂时保密,因为这也是世博会让人更加失望的秘密。但他陪同我四个小时里同我谈的话,我却可以告诉你:他告诉我的关于世博的一些事,恐怕是你们这些报道世博的记者都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的。你莫非真认为我想他带我不排队进入那些场馆?不是的,我根本就对那些场馆毫无兴趣,他在向我示范他们是怎么做的……

我用什么秘密方法了解到一些世博的“秘密”?

这位“票贩子”其实是世博的工作人员。他去年才从南方某大学毕业,投递了几份简历,没想到就被世博局录用了,从今年四月份就供职于世博会,从事xx安检与保卫工作。他当时认为能够来世博是莫大的荣幸,但不久后就发现,这里不但不那么伟大,而且……最早他们就是使用拉开链条让一些人不排队进入的方式赚钱,其中沙特馆的保安中队长在短时间里用“开后链”的方式,赚了十几万人民币,高峰时,一个不用排队而放进沙特馆的游客竟然要交一千元人民币给他。后来这个中队长被人举报了,遭到开除。

他说,这种被开除的人不在少数,而他得到的“预约票”则是从门口安检人员那里得来的,他下班后就在附近兜售,卖出去后,这些钱要分的……他说,世博园最怕的是死人,以前有一位游客认为自己被不公正对待,于是就想从韩国馆二楼跳下去,幸亏他的同事把他抱住了……八月份天气热的时候,每天排队的长龙中就有高达三百多位游客中暑,上面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避免任何人死在世博会里……他还告诉我世博园里各种乌七八糟的事,他说,他也不想干这种倒卖预约票的事,可大家都干,他也就干了。有时看到外地来的绝对没有希望进入中国馆的人,掏钱买到了黑市的预约票那高兴的样子,他甚至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他还讲了很多说出来就有可能立即辨别出他是谁的世博轶事,我这里就不讲了,但四个多小时里,他基本上把他知道的各种事都讲了一遍,他讲了婴儿车,讲了轮椅。他还常常发表一些评论,他说他不明白,这里已经无法容纳那么多游客了,为什么国家还开动所有的机器,不停地忽悠人家来参观?他说,其实那些大场馆里什么也没有,只是放放录像而已。他说,他进来时参加培训,他看到以前世界各国的世博会介绍,那可是科技发明与先进观念的展示厅,可我们这里呢,完全是一些建筑,以及简单的陈列室里的录像片。他在世博工作越久,越不明白,这样一个展览加上游乐园,为什么要拔高到那么高的高度,吸引那么多百姓来参观?

我上面讲的这些,当时小王也听到了一些,但没有那么全面,当我把这些告诉他的时候,他像听天书一样,他依然想知道,我是用什么办法,用了短短20分钟时间,就让一个世博工作人员,放弃了在中国馆前继续贩卖“预约票”,自愿免费为我导游了四个多小时,还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儿泄露了出来,他说这简直像哪些蒙汗药党们拍拍人家的肩膀,就套到了银行卡密码一样不可思议……

我说,那个“票贩子”信任我,分手的时候甚至有些依依不舍,你都看到了……这一切的秘密就在于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当“票贩子”,我问他,你这么年轻,干这事,被公安抓到了,会影响前途的。当我手机上出现见到票贩子就要举报的公安信息时,我告诉那孩子,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毁了自己。我还问他,你能赚多少钱?是否可以找到能够同样赚这么多钱而不冒风险的活?

他说,他是南方的农村人,从上大学到突然来到陌生的上海工作,他第一次碰上我这么特殊的人,他向我兜售“预约票”,我却关心他的安全。他说我很特殊,他说,他的同事确实被便衣抓过,都开除了。

于是,他就开始告诉我他知道的一切,包括他的个人情况以及理想。他是满怀信心来到伟大的世博园的,但不久他发现这里本身充满了谎言与欺骗,这里最大的“票贩子”不是他这样的人,而是那些不停忽悠人家买票入场,入场后却又无法提供相关服务的组织者。他们以各种方式销售根本不值那么多钱的门票,以及大量奉送昂贵的免费门票,以提高门票销售……

就这么简单?小王听完我的复述后急不可耐地问,就这些简单的对话,20分钟不到,他竟然成为你的小跟班,陪同你游园,为你做了那么多事?

我说,你别把这些看得那么简单,这其实是最大的秘密,不但是我今天“成功”(让一位世博工作人员帮我们忙)的秘密,也是世博会在很多人眼里,渐渐从成功变成“失败”的秘密……

世博会的秘密:无关中国人的素质

小王问我,这也关世博会的秘密?我说,是的。很多人到世博会去挖掘中国人的劣根性与低素质,这没有错,但中国人的低素质与劣根性没必要到世博会去挖掘,到处都有。就我今天一下午的观察,世博会发生的一些怪现象反而和中国人低素质没有必然的联系。这里的食物并不贵,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勤快,到这里的中国人的素质相对于地球上在这个GDP(人均)水平上的人民来说,一点也不低。至于一些恶习,一些小偷小摸现象,根本不能作为中国人素质低的标准,我到俄罗斯一次,就被偷一次,而我在中国,十几年都没有被偷一次,是不是说明俄罗斯人的素质比中国人低?再说,我走了那么多地方,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地方的民众,能够忍耐如此的高温与恶劣的环境,竟然排三个多小时的队——几乎没有插队与骚乱现象,其中还不乏昏倒的——去参观一些空空如也的房子,美国人也大概只有他们的军队在保家卫国时才有这种耐心与热情……

中国人素质不低,低的是那些忽悠这些中国人的人,尤其是那些组织者。民众为什么都要去看世博?因为你宣传了,你忽悠了,你用举国体制宣传,你用举国体制忽悠。这原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展览性质的事儿,正如奥运会也只不过是一件体育盛事一样,可偏偏有人要政治化,要把这玩意硬是弄成一个巨大无比的东西,弄成一个和国家的尊严,与一个民族的崛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玩意……

问题的根本就出在如何为世博定位,那些为世博定位的人,都是胸怀祖国放眼宇宙的,而为他们买单的却是一个一个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中国人。世博的定位原本应该本着“以人为本”,现在却是适得其反,人人以世博为本,世博以国家为本,于是,一边据说世博提升了中国的地位,一边是中国人的地位甚至尊严在世博中不保……

世博是世界Meet中国的地方:这里是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认识中国的地方。但世界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中国人又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举个例子吧。中国的几个场馆,我只进去了一个澳门馆(因为那个小兄弟送了几张“预约票”给我),出来的时候,我告诉小王他们,这是我看到的最令人震惊的世博宣传:走遍了澳门整个展馆,我从录像上看到了特首和领导人在讲话,我看到好吃的蛋挞与葡国烧烤,我看到了大海与高楼,我唯一没有看到的——甚至没有听到一个字的,则是澳门之所以成为澳门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城市的独有特点:澳门的博彩业。当然,这个不属于中国大陆的主旋律,于是被删除了。请问,对博彩业只字不提的澳门馆,向世人介绍的还是澳门吗?

我在上海看电视,几乎每一个小时就出现世博的宣传片、广告与新闻,上海是一个商业化程度很高的城市,请问,如果我们把电视宣传片换成商业广告,那收入能够造几个世博园,你真不清楚,还是假装不知道?

作为世博会,在做任何宣传与招徕之前,都应该科学计算进园人数,以及他们在园里游玩、生存状况,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世博园明明已经达到饱和,可外面的发送免费票,单位组织旅游与不花钱的国营电视台的电视广告还源源不断,请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前来世博园的中国人都是什么样的素质,但我明确告诉你,如果我是外地的,如果是我自己买票到世博园旅游,那么,当我进入世博园后,当我没有选择,当我绝望地看着长长的队伍的时候……我一定会找机会买通人带我进去,甚至会生出租一个轮椅的念头——这不是我素质低,也不是我缺德,更不是我习惯活在没有尊严之中,而是这样的搞法,这样的环境,让人素质高不起来,让人活得难有尊严!

杨恒均 2010-9-4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