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1984》

我之前說過,《1984》我看不下去。東哥昨天跟我說,他估計能知道我是看到哪裏看不下去。他說對了。老鼠那裏,“咬裘莉婭!別咬我……”

他說,他看到一種解説,説不定解開我的困惑。他推薦的是《厚黑學》裏面的理論,從“我”到“友人”到“他人”的一系列同心圓,“我”在最核心的位置。他說這是人性。

是的,這是人性。不過我的困惑不在這裡。或者說,不是困惑,是恐懼。我不喜歡的,或者說,我害怕的,不是這種人性,是把這種人性逼出來的制度。把人逼得互相告密,互相出賣。

也許我最害怕的事情,莫過於忽然閒周圍的所有人都不可信了。我認爲我做過的最恐怖的夢(其實我各種稀奇古怪異想天開的夢都做過,小到平時生活大到世界末日魔法世界未來世界等),是某种生物的入侵,能控制人的軀體,但是別人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周圍的人,你朝夕相處的人,是不是還是他。別人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原來的你。而《1984》的世界,就近乎這個世界,所以。我實在看不下去。

前些日子小加了一下班

嗯。踫到了一些問題。不過後來都解決了。

第一個問題就是莫名其妙地崩客戶端,而且基本上只在我的Win7系統下面崩。封測的時候,基本上我每天至少崩一到兩次,別人都不帶崩的。用WinDebug查了好久,發現某种對象的虛表的地址忽然就不對了,結果就執行了別的代碼……查了好幾天都沒有查出來怎麽囘事,後來,很鬱悶的,最後發現是另外一個綫程把這個對象釋放掉了……不過還好,至少我學會了一點點windebug的基本用法……

然後,遊戲的效率還是有一些問題,開始各種優化……不過在公司的電腦體現不出來,在一個同事的筆記本電腦上體現得就比較明顯,於是這些天他天天背筆記本來上班……不過最後的結果貌似至少在那他很卡的種情況下,不是引擎裏面的問題,而是上層邏輯的問題……當然了,我引擎這邊還得使勁優化……

不得不說的房價

其實這篇博客寫了一半之後又被我刪了,因爲基本上沒啥新意,都是老生常談而已,而且發出來未免會讓人覺得得了便宜又賣乖。不過又一直如骾在喉,不吐不快,更何況這便宜還沒有得呢,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就算得也不知道能得多少,但是這苦果基本上是吃定了……

主要還是想說這次的調控政策。可以說是空前嚴厲,估計是為某人2012繼承大統做的準備,要是寶座還沒有坐熱就被趕下來多丟人啊。但是問題是這次的調控的著力點基本上是行政命令,而不是經濟手段。這是什麽意思?就是説它想干預經濟規律。而歷史證明,忽視經濟規律,忽視市場這只無形的手,會死得很難看。計劃經濟的失敗就是最好的例子,而現在,有開倒車的跡象。

房價被炒高了,那麽最好的平房價的方法就是加大供應。出臺所謂的限購令只會製造短缺,短時間内可能買的人少了,但是需求還在,不會憑空消失。最簡單來説,某個物品價格高了,人們爲了賺錢就會擴大生産,就會導致供應增多,緩解供求關係,價格自然會下跌。而不是強迫減少需求,這樣子的後果是,價格下跌了,於是供應會慢慢減少,等到行政命令失效(或者說得不到有效地執行)的時候,市面上的供給肯定比當初還要少,這樣就會有一輪報復性上漲,吹起更大的泡沫,等到這個泡沫破了,中國的經濟估計就完了,於是大家都吃苦果,或者同時會有甜果吃——那時候,中國的茉莉花革命估計就肯定沒有問題了。

有些人會說,你又光批評不談解決方法了。其實很簡單,市場化。可能有人會問,現在不就是市場化麽?以前福利分房的時候哪有房價這一說阿。其實現在恰好就是不夠市場化,因爲土地在政府手裏。而且還只有70年。當土地徹底私有化,或者說,土地的產權永久化,並且,土地敞開供應,人們愛拿土地幹嗎就幹嗎,沒有小產權房的限制,沒有耕地土地紅線的限制,那麽,市場就會證明它的力量,並且比較好地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這個比較難實現,那麽可以先收回地方政府的賣地收入。但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中央必須將大部分的稅歸還給地方。現在地價爲什麽那麽高?其實根源還是在中央。當年朱總理搞分稅制,把當時有油水的稅种幾乎都收為國稅做“轉移支付”,說是要幫助不發達地區發展,結果地方承擔了大部分的工作,但是只能拿到很少的錢,地方除了賣地,還能怎麽辦?而且,在這個“轉移支付”的背後,還有巨大的腐敗空間,各駐京辦的“跑部錢進”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產生的。東莞在08年之前一直沒有駐京辦事處,就是因爲市里面知道,不管如何努力,估計也要不到中央的轉移支付資金……不過近幾年有消息說要成立駐京辦了,也許是因爲要發揮駐京辦的其他的職能,就是協調關係,迎來送往……

所以,其實地方政府出於經濟收入以及GDP政績的考慮,並不樂意看到房價的下跌,這也是爲什麽我會覺得行政式的調控最後會無疾而終的原因,現在風頭正勁,地方政府還不得不出臺一些嚴格的地方調控措施,並且嚴格執行;但是風頭稍微那麽過去一點,那麽執行的力度就會大大減弱了,各種各樣打擦邊球的方法也會應運而生,這個時候,也就是房價暴漲之時……

房價……

隨著“國八條”的北京版實施細則“京十五條”的出臺,基本上,可以說是對房地產的最後的手段都使出來了……當然了,戰略核武器還沒有使,個人覺得使的可能性也不大——就是收回地方政府的賣地收入,從根本上解決土地財政問題。

所以我估計今年應該是買房的最好時機了。

錯過了今年,等這個政策被迫退出之後(我覺得基本上撐不了多久),估計房價會報復性的上漲,直到真的茉莉花的開放。其實我覺得茉莉花開放也在地平綫了,不過很不好確定,也許明天,也許還要10年。在這之前,該買房還是得買房,雖然我覺得,現在買了房,在我的有生之年,它遲早是個虧本生意,除非我在茉莉花真正開放之前把房子賣了然後移民。

事實上,我很明顯將要受益于這個政策,房價跌多少不好說,至少給我減少了一大批潛在的競爭者……

其實作爲一個右派,我很反對這種行政命令式的調控房價,限購什麽的,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各種票,糧票油票布票之類,雖然我自己本身沒有親身經歷過那個一切都要票的年代,但是毫無疑問那是個很不好的年代。我還是相信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是最管用的,調節可以,但是還是得通過市場來解決,例如利率,例如準備金,稅收嚴格來説不能作為調節的手段,稅收是用來調節收入分配貧富不均的,不是用來干這個的。

元旦去了水立方玩

元旦和MM還有她的幾個高中同學去了水立方嬉水樂園玩,團購兩人票才130(好像是)……

水立方裏面的嬉水樂園說是全亞洲最大的室内水上樂園……而且還智能恆溫,冬天水溫30度氣溫31度……不過我還是覺得很凍- -b

我和MM把所有的項目都玩了,幾乎都玩了兩遍以上……還是挺好玩的……刺激程度也比較適中,個別項目稍微高一點,但也不會高到哪裏去。

我不由得想起初中學校組織去的珠海夢幻水城,剛剛搜了一下,這個夢幻水城貌似還在,至少它的網頁還在,不過首頁還在宣傳“09激計劃”……- -b

之後就在水立方裏面逛了逛,練習場開放游泳(不過貌似很貴),正式比賽場就不開放游泳了,不過觀衆席還是開放給大家參觀的。

騰訊QQ越來越SNS了……

剛看到QQ推出了一個“QQ中心”的功能……裏面有各種統計數據:

包括這個QQ使用多少年了,好友的備註率是多少,最近一個月有聯係的好友是多少(不算在群裏面的對話)……

最SNS的,就是提供了一個“可能認識的人”的功能,這個是SNS必備的,根據共同好友以及共同群給你推介的人……還有單向好友列表,就是加了你好友,但是你沒有加對方好友的列表……

還有你在好友裏面的在綫時長(太陽月亮星星)的排名,同時還提供了加速升級的服務:包括會員、裝QQ電腦管家(明顯針對360),裝QQ拼音等……

11年第一篇

11年第一篇居然拖了這麽久……

好吧。反正我也沒有想著要說啥年終總結未來展望之類的屁話的……

最近看完兩本書,分別是《怪誕行爲學》的12,很不錯。是老儸推薦的。不過很不幸的是,我是當作故事來看的,希望以後遇到什麽事的時候能多意識到和裏面某個故事很像。

最近同時在看三本書,一本是《程序員的自我修養》,是講編譯、鏈接、裝載的,比當年的編譯原理課好多了,不過側重點不一樣:這本書不講文法分析……這本書放在家裏面看,估計春節前能看完,不過看到動態鏈接部分的時候速度明顯放緩。還有一本《代碼優化:有效利用内存》,講優化的,我看得不多,不過以後估計是重點,因爲目前我就在干這事……最後就是,《Windows核心編程(第五版)》,我之前瀏覽過第4版,這次要精讀。第5版多了很多vista相關的内容,也是windows編程未來的方向啊……

最近因爲一個小的性能的問題小加了三個晚上班,最後還是決定將它扔到另外一個綫程了事,真是有點不負責任阿。現在踫到的另外一個優化的問題不知道怎麽辦……真頭痛,一點頭緒都沒有。不過這個不是那麽急,再説吧。在考慮要不要先做了内存分配的優化……

代碼風格問題續

剛說完代碼風格問題,今天下午來了個Bug。

也是個小概率事件啦,我扔出去的指針,在對象已經被釋放了的情況下,仍然被外面拿著,結果就崩了……如果換成Handle就肯定不會有這個問題。

這個Bug本來很難踫到,從邏輯上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次踫到是因爲打了個斷點,在某個方法内停留得太久導致的。今天臨時的做法是加了一個析構的Notify,通知外面不要Hold這個指針了。

我在想要不要統一改用Handle算了。不過這樣會導致性能的下降,因爲外面每次對這個對象進行操作都要有一個從Handle到對象的查找。還有一種做法是智能指針,或者自己實現引用計數。

其實我的代碼裏面已經有引用計數了,不過沒有暴露出去。

關於代碼風格的問題

代碼風格一向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不過我一直認爲人在寫代碼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被現有的代碼風格所影響,而這個,有時候會影響思路,進而,儅需要實現一個新功能的時候,會影響這個新功能的架構,或者說,實現的方法。

我現在工作的項目,原來是由三個人來做的,我的小Leader,我的一個同事和我。一開始我和我的小Leader的風格或者說思路就很不一樣:他更傾向于C的風格,結構比較平坦;而我更傾向于C++的風格,喜歡做一些封裝,雖然還不至於成了過度封裝。這個也影響對外接口的設計,他的設計裏面,一般都用自己分配一個整數來作爲一個Handle來標識資源,對這類資源的所有操作都通過一個Manager類來完成;而我則比較簡單,把資源包在一個類裏面,把這個對象的純虛接口的指針直接暴露給外界。

我們一起合作的時候,由於我那時經驗不夠,不覺得是個問題,而我小Leader估計是覺得他的架構都做得差不多了,我再怎麽做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再加上我在一些可能會影響到以後的實現思路或者新功能添加的地方都會準備兩個方案和他討論一下,所以他也沒有說什麽。

大概一年前,這個項目完成了大半,框架基本上定下來了,他去了另外一個項目,然後就把這個項目交給了我……而在這一年裏面,這個項目的確也是在原有框架下穩定發展,畢竟主要功能都已經差不多了,要做的也就是一些修補,或者加一些小的地方,或者是實現原來就預留了但那時候沒有來得及做的功能。

前幾天(其實也有兩個星期了)我在做一個新功能的時候,想讓它有更大的靈活性,就想看看如何讓它更好融合到現有框架裏面,結果發現了我之前一直視而不見的小Leader的一行註釋,和我現在的想法是完全不同,往大了說幾乎是兩個極端。最後我決定這個新功能按我的思路做下去,在原來的架構上加一個小瑕疵,而不動原來的架構。但是我最近就時不時想起這個問題,雖然目前的做法還沒有引起問題,僅僅是代碼看上去不是那麽的漂亮,但是繼續下去的話,就不知道在以後如果有類似問題的時候會不會引發大問題了。

我知道我有點吹毛求疵或者杞人憂天,但是這個可能性還是存在的。而且維護起來也會讓人覺得一點點不爽。

前幾天(這就真的是前幾天了)還和偉哥討論了一下,我說C++就要有C++的樣子,什麽樣的語言就干什麽事。他說其實還是要看實際應用的,他也會在C++上面寫更像C的程序云云。我們討論了好長時間(貌似到晚上1點多快2點了),最後勉強把我說服了,不過,如何補救現有代碼,或者,還是就讓他這樣子了,反正以後基本上也不會有大動筋骨的改動。我還沒有一個令我滿意答案。

但其實很顯而易見的是,目前不動它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而在補救的時候,更容易出問題。現在就讓它拖下去吧,在我可預見的將來,我還沒有看到對框架進行大改動的需要,等到這個需要來了,“補救”方案也許就水到渠成了。

其實,也許,這真不是什麽大問題…………

空椅子

就是這樣子的空椅子
空椅子
挪威市政廳會議現場
视频截图
主席臺上的空椅子
主席台
證書頒給了椅子
证书